“兽华佗”救回百条乌龟命 2012/10/12 

  爬友圈里的“兽华佗”

浦东世博园附近的绿化带中,经常出现一个瘦小的身影,有时拨弄树干,有时翻看草皮。他就是那一带的绿化养护员陈达裕,专门负责绿化的修剪,替病树抓虫、“打点滴”。但长相斯文干净的他,最大乐趣就是观察蜗牛行走、蚂蚁群居;曾抓过上百种昆虫、养过数千条热带鱼。但凡是爬虫科类,他都很懂,人称“虫王”。到目前为止,他一共治愈了近百只乌龟,是爬友圈内小有名气的“龟医生”,朋友送他外号——“兽华佗”。

抓虫,只看粪便就知在哪

从小,陈达裕就喜欢动植物。还在穿开裆裤的时候,表姐抓了个知了给他把玩。知了被捏在手中,不停地叫着。“我就是好奇这家伙为什么会有声音,想找找这声音是怎么叫出来的,是不是它肚子藏着口哨。”

陈达裕依稀记得,他当时拿了一把很黑且有柄的硬物去剖知了的肚子。可惜,小手无力,知了的肚子又滑,“口哨”没有找到,硬物却在他的左手掌心留下了一道1厘米长的疤痕。

当其他小朋友聚在一起玩游戏、打香烟牌的时候,他却喜欢钻到菜场里看龙虾、蛙类还有兔子怎么吃东西、怎么休息,要么去弄堂、公园以及荒废的工地绿地中寻找昆虫,观察它们的生活习性。往往一只金龟子就能让他看上一节课,居然还让他看出了“玄机”。“原来金龟子会装死。”他说,金龟子自我防御能力很强,碰它一下,它就装死不动,但是它的触角往往会出卖它。若它是活的,它的触角是会缩动的,死的却不会。

没想到,儿时的兴趣对陈达裕日后的学习工作还助益不少。爬虫与绿化的专业知识是在他考入上海市农业学校的园林专业后正式接触到的。“学习中,我明显感到小时候对动物的观察,给我日后的学习带来很大的帮助。”

那时有门植物保护学课,老师布置抓昆虫的作业。“倘若你不了解昆虫的习性,是不太容易抓到的,甚至还会碰到毒虫,遇到危险。”但这显然难不倒陈达裕,他一下子抓了很多。“至少抓了有上百只。从那以后同学开始叫我‘虫王’。”他笑道。

大学期间,陈达裕课余就钻在图书馆中看动物植物方面的书籍。他自信地说,学校图书馆内所有关于动物、植物方面的书籍、报纸、杂志,他统统看过。“有本《昆虫学总论》,我借的时候,书上已蒙上了厚厚一层灰。借书卡上的上一位借书时间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了。”

有了这些虫类知识,现在帮树木看病也很得心应手。“譬如树虫躲在树上,很难用肉眼看到,我可以通过寻找树根下虫子粪便位置,判断它们在哪里。”

28岁年轻人龟龄21年

走进陈达裕的家,请不要诧异那里就像一个“动物世界”。进门就是一只不停在叫着“阿姨”的鹦鹉,两个水族箱里饲养着20多条鱼,阳台上堆满了各种大小不一的盆栽……而这些都不是重点。

“啪——”陈达裕从床底拉出一只大脸盆,其中放着三只乌龟,最大的约有30厘米长。“知道我喜欢,2006年6月份,同学从广东帮我买回来这只乌龟,最初它只有1斤1两。”这是缅甸陆龟,皮肤呈黄色,龟壳上有黑色花纹,在他的精心养育之下,现在少说也有6斤重。

说起养龟心得,他更是一套一套的。他说,许多养龟者喜欢喂龟饲料,其实如此,乌龟反而长不好,要给它们加点青饲料才行。譬如新鲜的水果蔬菜。“每只龟都有自己的偏好,我们家这只大的就喜欢香蕉,另外两只小的却喜欢草莓。”说着,陈达裕剥了根香蕉喂起了那只缅甸陆龟来。

“要想乌龟长命,还是需要给它冬眠的。”陈达裕一般在每年的10月底左右给乌龟冬眠。但在冬眠前,需要对乌龟进行彻底的清肠。食物留在体内好几个月,会发酵产生细菌。“我都会用温水给它们泡澡,进行清肠。”三四次后,待体内食物全部排空才在乌龟盆上盖上干毛巾让其给冬眠。等到第二年的清明过后,室外的温度稳定在20℃左右,陈达裕便会强制唤醒它们。“一开始只是先喂水,用少量的食物引诱它,直到两个星期后,才逐渐恢复正常饮食。”

茶余饭后,陈达裕还会带着乌龟下楼散步。“别人遛狗,我每天遛龟。让它们下楼晒太阳,在草地里随便爬爬。”他说,龟和狗差不多,养得时间久了,它们也认人,自己遛了一圈还会自己找回来。

陈达裕7岁开始养龟,至今已有21年了。“最多的时候,家里养了30多只乌龟。工作后,没有时间和精力,现在家中养了7只。”他说。

5年前治愈病龟一举成名

正因为喜欢,便想知道得更多。大学期间,陈达裕还旁听了兽医临床学,并试着为家中的乌龟、爬虫看病。也是一次偶然的机会,令其名声大噪。

陈达裕有一群和他有一样兴趣的朋友,他称其为“爬友”,而他则是爬友圈内的“龟博士”。5年前,一个爬友经人介绍,找到他。“当时,他养的中华草龟得了重病,好多人看了都说没法救。那名爬友找我救它,说如果救活了就把它送给我。”陈达裕检查后,发现这只龟患有腐皮病、腐甲病、肺炎和肠炎。

“我想试试。”凭着自己的经验,他用消毒过的刀片将乌龟腐烂的皮肤挖掉,再上消炎药,然后用高锰酸钾浸泡,接着再对它进行干养、水养、再干养。如此交替进行了一个月之久,那只乌龟开始吃小鱼了。

陈达裕“实验”成功了,他的“龟医生”的美誉也在爬友圈内传开。

还有一次,有个朋友特地送郊区赶来找他。那人的红腿陆龟颈部有2个脂肪瘤,生长的位置压迫到了食管,造成2周之久没食欲、没法吃东西。“于是我用医用手术刀对乌龟进行人工小手术,切除病理组织,并清理创口,上药消炎止血,叮嘱他10天内不能让乌龟泡水,等伤口结疤,防止发炎。结果救活了,开始吃菜叶了。”

又是“虫王”又是“龟医生”,难以相信这位戴着眼镜,身材偏瘦,斯斯文文的“80后”男生竟有如此多的称号。“还有一个呢。”陈达裕打趣道,“朋友喜欢叫我‘兽华佗’”。原以为是因为自己瘦,后来才知竟是禽兽的“兽”,一下子“气结”。

相关文章精彩图贴

  • 我要发新闻
  • 发表评论